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59|回复: 0

[散文] 从福州连江莲花山翻越覆釜山

[复制链接]

3401

主题

4277

帖子

7176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7176
鲜花(22) 鸡蛋(0)
发表于 2022-5-9 10: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福州连江莲花山翻越覆釜山



差不多有一年没有写游记了。一个主要原因,因为这两年多漫长的疫情长期防控,我几乎没有可能去福州市以外的地方旅游。周末能去看看的地方,多只能是福州周边的景区。虽说这一年多亦到过几处过去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其景色与平时所见的,反差多不是很强烈,动笔写作的冲动就是很小了。

另一个最大的原因在于,这一两年我看纪录片用的时间太多,看的杂书用的时间亦太多,又不停地做笔记,同时花在写专利的时间亦不少,以至于这两年我写的文字,常常平均每天超过上千字。这样的结果,就是到了周末的时候,我的大脑就基本上处于空白状态,完全没有多余的力气接着转动了,看到风景区的景色,只能用手机拍照——手机拍照,基本上都是凭借本能反应,不用动太多的脑子。但是,我每个周末一天郊游下来,差不多都是要拍数百张到一千多张照片,这样又把大脑剩下最后一点点力气全都用尽了,自然游记一个字都写不成了。


有人曾经戏称:人类的文化,源于人类的有了无聊时光才弄出来的。

我想,写文章肯定是源于人们有剩余的精力需要发泄。若是你每天都累得半死不活,无法想象你能写出什么好文章。即使是屈原,也曾经是在蛮荒之地呆过,但是他是贵族,肯定是有吃有喝的,从而有太多太多的精力无处安放,才能就是变成楚辞离骚啊。若是让他进入二十世纪的劳改农场劳动,我想,他真的写不出“离骚”的。

这次,我再次想要提笔写点游记,是因为我这一个多月看了近千篇美国专利,看到了要吐了状态,我天生就不是做什么大学问的人,只是用一点功,就大脑散架了。什么事都不想做了,这才让我想起来我该写点游记了。


这个“五一”假期,天气预报是多雨。第一天,去了市内“郊野公园”,走完全程约十二三公里;第二天去了市里金鸡山公园,亦走了约十来公里;第三天天气预报说多云,赶紧坐公交车去了离福州市区约上百公里连江县平流尾地质公园;今天天气预报说,多云转晴,于是又乘公交车离家到了二十三公里远连江县琯头镇边的“青芝山风景区”。

一到公园门口,天气刚刚放景,只是公园中的莲花峰落在蓝天白云之下,显得很清秀。真的是难得。我记得大概是九八年我第一次乘船参加闽江一日游时候,印象是晴天匆匆赶路见过青芝山众多花岗岩巨蛋叠出的空隙山洞;此后,又来过青芝山几次,都是阴天或者下雨天,加上山坡上众多古老的相思树和不少墓地,青芝山众多的巨大叠石显得很神奇又略让我觉得有些压抑……

十年前,我写过一篇雨中走青芝山的游记。最近的一年间,我又来过青芝山两次,不断有新的观感和新的惊奇,但是一直没有再动笔了。


高德地图上是这样介绍青芝山的:

“青芝山在闽江下游连江琯头镇西北侧,青芝山距福州约42公里。相传古时山上有青紫色灵芝生长,故名青芝山;因青芝山上有很多岩洞,青芝山又称百洞山。青芝山是第二批省级风景名胜区。全青芝山由奇峰、异洞、怪石、流泉等组成108景,主要有五峰、十洞、十六岩、三十五石、一湖、三泉、三台、三室等,此外青芝山还有青芝寺、梅花楼、啸余庐、林森藏骨塔等建筑依山而筑。青芝寺,原建在八仙岩北。明万历年间,工部侍郎董应举退隐归田,开拓青芝名胜,移寺于此。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重修大士殿。1934年辛亥元老、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集资修建前殿(又称下大士殿)。寺宇小巧玲珑,别具一格,近年重新修饰,焕然一新。寺旁有狮子岩、三鱼石、五曲洞、蝙蝠洞、猿公岩、“石鲸”、“仙桃”、“仙掌”、“日轮”、“石鼎”、一线天、阆风台等景致。  梅花楼,在青芝寺左侧。原建于明天启年间(1621~1627年),在山下梅屿村。当年董应举不阿附宦官魏忠贤,被弹劾落职,回家乡修此读书处,以寒梅傲雪,自喻风骨。1919年乡人重修青芝风景,移董家旧楼于寺左,并环植梅树于楼外。”

这样中规中举的景点介绍,会让人看的迷糊的。其实,青芝山就是大自然用数百上千个小屋子大小的花岗岩石蛋,在山坡上乱放乱叠的天然叠石盆景,过去这里就是墓地多,因为现在公园门口的古老的相思树满山坡,解放后肯定被挖掘走了绝大部分,但是改革开放初期又被山民们偷偷的建了不少水泥新墓,……

站在公园门口,我连忙用苹果手机的“全景”模式扫描了一个青芝山的宽幅照片发到公司摄影微信群里。这已成了习惯,只要周末出门在外晃荡,手机总会拍个不停,再临时选几张照片送到公司摄影群和“光鸡农会”群,一是显摆一下,更多的是找到一个大家聊天的话题和炮引子。

照片一到群里,小木津先生就回应说:“好会跑,I服了You。”

我说:“假期在家里面一分钟都呆不住。”

我对小木津说:“福州的中等水平的景色,真的有上百处”。

小木津说:“据说福州上映天地,上等有36处,中等72处,共计108处。”

我说:“第一次看到青芝山这么青爽。”

若是说福州市有108景,我过去大致仅写过十来处的游记,远远比不上小木津先生作为本地人这几年陆续为福州市至少成系统的写了可能超过了几十篇游记。小木津先生肯定是创下了福州市写游记最多的最系统的记录。

小木津先生的游记我仅看过几篇,图文并存,每篇文章都是有上百幅的照片。我仍是十分保守,写游记时不愿配上自己拍的照片。老实说,我现在手机拍的照片的美感,真的是绝大部分都远远的超过网络上各种风景点为自己做广告为自己拍的风景照照片,这使我更不愿意在文章中放上照片了——太美的风景照片,恐怕不仅会使文字显得单调,更多的是会使读者以后真的去这个风景点,会产生失望的:拍照的好风景照片,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品,你去的时候不对,当时风景大多会是很平凡,如同一个大摄影师拍摄的你的最佳状态的照片,并不是你的平时生活中的形象……


停止一年多的游记写作,我似乎突然觉得迷失了方向。这游记再写什么?显然,若是想要写,福州真的有上百个景点可以写。这也是一个时间和精力分配的问题:现有的时间,你只能选择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去写。仅仅是写“我的发明”散文,亦可占用了我大量的时间;数百个纪录片,数百本新书可以去看,去做笔记;最近我又有了上百个公司专业的专利新创意设计,亦是可以写成专利申请材料……

显然,这一段时间没有精力写这些平凡的日子里的平凡的游记……

今天青芝山公园,因为春天的阳光、蓝天、白云,突然变得特别新鲜。山坡上密集的相思树变成了千变万化的镜框,不断地显示数公里远处的青绿山峦和闽江,还有东南方的闽江入海口中间琅岐岛青绿山峦……


今天我几乎没有在山坡上各景点多停留,那些景点都是见过。我最想直奔青芝山风景区突出的花岗石主峰莲花峰看看,看看蓝天白云晴空下的江景和山景。

果然,一派我从未见过的闽天闽山闽江闽水汇集的新气象新天地。这海拔150米左右的莲花峰,大概山顶几瓣巨石形似莲花而得名。我记得黄山风景区也有一群孤崖被称作莲花峰,只是这里莲花峰没有黄山那么孤孤单单,而是呈现在一个金字塔山峰的顶端。

从北面的覆釜山由高渐低的延伸而来的山脊,到此打住;直接面对闽江入海口中间的琅岐岛;闽江从马尾西北方向过来,再一分为二,另一支变成由西向东方向,包裹着地图上呈现钟形、古代武士头盔形状的琅岐岛。江水如长长的淡黄的丝带,缠绕着青绿的琅岐岛的山峦四周;莲花峰山脊两边,各有一个呈三角形的盆地,它的东西两侧,各有一堵长墙式的、锦绣如画、屏风般的青翠的山岗,这三道山岗一道,构成开口朝南方向W型的山体,今天真的是美好得让人无法释怀……

山顶上一杆红旗,在山风中咧咧作响,不多的白云成带状分布在蓝天中,略带西斜的阳光照射下,绿带山峦,黄带江水,白云蓝天,天空地宽,真的是看不足……这是我见过的一幅最秀美的福州山水合影的风光大片……

好山好水,全都要要好阳光好蓝天好白云好天气打扮,才真的美的啊……

我突然想起了北宋王安石的诗: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这些词句用到此处,时隔千年,亦未过时……我这里虽是春日,亦是江风咧咧,一杆大旗在风中哗哗抖响……

我不停地用苹果手机的全景扫描拍照,这样的风景,真的只有宽屏显示才能接近我们的视线看到的风景。

沿着山脊向上到了第二个亭子。向北望去,覆釜山最高峰上亦有一杆旗子在那里飘扬。我从未上去过,因为几次山顶上都大雾,几乎没有游人,不敢贸然上行。今天天气很好,时间还早,我很想走上去一次。

正犹豫间,碰到刚刚认识的阿福一家父子三人。大的小伙子二十岁,小的小伙子才小学六年级,他们准备登上覆釜山最高的山峰,再穿越到山下的连江县城,和另一家约会七点左右聚歺。

于是,我与他们同行。这父子三人预约七点到山下,不停地往前赶路。很快,我就觉得跟不上他们的步伐。我的登山包有十多斤,往上爬,就显得十分的沉重。这些年的周末,我都是要从海平面的平地起步,登上海拨平均800米左右的鼓山山岗上,但是,我一直都是用三四个小时左右慢慢上行,上山并不是很吃力。

这里估计是海拨高度不过是400米左右覆釜山,若是以我平时步伐慢慢上行,我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次阿福父子三这么快不停上升,我就跟不上了,加上让别人在上面等你,这压力真的太大。我很久没有这样感觉吃力了。

阿福父子仨在山顶等着我们。我还是努力赶上了,虽然不断担心自己心脏是不是有问题。

从山顶向四周望去,西斜的阳光下,三面青葱翠绿的环山山岗,如滕椅椅背,开口向南,南方则是凹陷在地面上的琅岐岛和黄色丝带般围着的闽江……

来不及细看,我们接着沿山友在林中踩出来的小路下山。土质的坡面几乎是垂直向下,我们只有不断手抓接着林中细竹子的竹竿,才能保持身体平衡。点点阳光透过到林中坡面上,真的是别有一番韵味。

那个六年级的小小伙子,走在山坡前面,不时还用脚扫去坡面上落叶,防止我走在树叶滑倒。这孩子本能反应的动作,真的是给我极好的印象,虽然我的专用登山鞋完全不会滑动……

走出了下坡的树林,眼前一亮。向西一个山谷另一侧的山脊翠绿翠绿,阳光透照,上方轻云,如白色丝网或冰片,瓦亮透亮,真的是美极了……

走在土马路上,有一处新的看不见人的寺院楼房建筑。只是前方,又有一段向北的上坡路。阿福帮我背登山包走过了这一小段登山路,这真的是大大减轻了我的负担。全是因今天赶路上山赶的太急,真的是让我体力一时超负荷透支了。

好在很快就是到了一段平和下山小路。过了一个亭子,向右再下山,山凹处竟有一片新房和寺院,有路牌标有“白云禅寺”,还有几处巨大的花岗岩石墙石蛋……真的是一片意想不到的新鲜的山中世界……

剩下的路,就是下山的公路了,阿福父子仨要赶路,提前向我告别了……


这山顶上有一小片寺院区域。从高德地图上来看,有四个寺院:连江覆釜山忉利寺,莲峰寺,白云寺,弥陀寺。刚才见到的第一个寺,应该是忉利寺,另外三个寺在山口这边。可惜今天没有时间去看了。

到下山公路起点的一个亭子里面休息一下,并向北向山下眺望,下方连江县城的开阔空间的远景和此处两侧长长伸向北方山脊梁上的阳光西照翠绿的山色,又是另外一番全新的世界风景……

只是刚才在莲花峰上,是向南方向看闽江入海口;现在是相反的方向向北观看,是另一条敖江,她如带子一般在前方大地横贯东西。左侧是西方短山岗,太阳己经被它挡住了;右侧则是长长的带状的被阳光灿烂照成了黄绿黄绿极鲜艳夺目的山岗,真的美不胜收;山脚下有一片水库湖水,正前的北方山脚下是敖江穿过一小片平原地区,更远处的又是翠绿的山峰叠翠,所谓“翠峰如簇,敖江似练”,落在夕阳余晖的天幕之下……

这真的是完全是意想不到,覆釜山南北对称设计了对称的背对背两处登高远望江水山景,却又是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真的有一种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天地一览无余的痛快……


一查高德地图,到山脚下最近的公交车站,还有5.8公里,而且末班车是7点半,现在必须在一小时之内走到公交车站……

一路向山下狂奔……山路上只见一两个行人,几辆轿车,十分幽静……左边的西方,有两三朵娉婷棕色云朵掩着夕阳,山影如画……

一路风轻云逸,飘然下山……

于是,在夜色中的7:15,到达八宝路口,搭上前往福州市区383公交车……


吴砺

2022.5.3






楼主新帖
吴砺,桐城人,生于1963年,1979年就读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1997年曾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任访问学者,其后在硅谷工作。回国后一直在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已申请了五百多项国内外专利,并于2004年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过第一本散文集《西海岸之》。2011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散文集《瞬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