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73|回复: 15

[小说] 怨结

[复制链接]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发表于 2018-5-15 20: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3 08:43 编辑

怨结
(一)
唐庄的王哏老婆翠玲走了 。翠玲双眼一闭,两脚一蹬,撒手人寰,却难住了她儿子发根。发根有时神经失去常态。

大憨,天刚擦黑,就把卷闸门拉下了,便坐在四方桌旁。桌中间,放着一盘炒黄豆,一盘大葱炒鸡蛋,一小碗豆乳,晚餐菜简单。
大憨大小就爱吃炒黄豆,大了又爱上喝酒。日日晚餐,黄豆和老酒,跟随他几十年了。
大憨筷子夹起炒黄豆,“吧”一声,撂嘴里,上牙和下牙和谐,一分钟后,黄豆的清香味嚼出来了;他又端起高脚酒杯,抿了一大口老酒,咂咂嘴……啊……好香……香嘞!端碗过来,见老头子美滋滋地嚼着黄豆,抿着酒,还轻摇身子,像醉翁一样。她也用筷子夹了一粒,瘪腮嘴里,裹来裹去,又吐了出来,不由地摇摇头,嚼不动了,死老头还嚼得动。说着瞥了大憨一眼。

嫉妒羡慕吧!大憨“嘿嘿”一笑。我的牙齿就像以前家里养的老水牛,熬到归西,满嘴的牙齿一个没少。春红来气,正想着找几句话刺激大憨,这时就听见“哐当哐当”卷闸门响得急。大憨和春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想着,这敲门声急切,么事哦?春红慌张地推上卷闸门。

门口站着王哏的弟媳月华。月华手牵着王哏的孙子,十来岁的小强。月华见门开着,便抬腿进屋,顺手按压着小强,扑通一声,俩人膝盖同时跪地。没朝大憨跪,没朝春红跪,朝屋中间一跪不起。

月华这举动,却把春红吓蒙了,连话都说不圆了:“你……这是……这是干嘛?”说着扭脸看着大憨。大憨嚼着炒黄豆,抿抿酒,淡定地看着,不吭声

月华微抬起头,手擦着眼泪,“大憨哥,我嫂子躺在门板上二天了,庄子里老人穿寿衣,收殓,你和王晗是老搭档,王晗家我带着孩子去了五趟,风琴总是说王晗不在家。明早六点半,殡仪馆要来车子,嫂子走时家里也得给她穿身干净的衣服吧?

大憨放下手里是筷子,拿起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烟。月华半天没见大憨出声,就拽着小强,跪地爬到大憨身边,小强,你去求求大爹。

小强深低着头嗷嗷直哭春红看不过去了,伸手搀起月华。月华不起,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滚,沙哑地说道:“春红,你不是不知道,我也快七十岁的人了,离黄也土不远了,这大半生的时光,与大嫂不和死对头,熬到老了,突然慈生怜惜她来了,要说起来,也是命苦,在医院直肠动手术才二天,家里没人去照护,自家起床上卫生间,头晕跌倒,刀口崩裂,肠道再次受伤,抢救也来不及了。现在她人已去,我反想顺想,还记恨什么呢?

大憨弯下身子,伸手拉起啼哭的小强,顺势往自个怀里一拽,粗大的手掌轻摸着小强后脑勺,孩子别哭,别哭啊,大憨说着说着,“嘿嘿嘿”地干嚎起来,嚎声里似有一股沉郁的气流爆发而出,回荡在空气中,大憨流下的泪,是苦涩的。

玲是他的姑表妹。她脸庞酷似他姑妈,不漂亮也不算丑,嫁给王哏,她说一王哏不敢说二,持家过日子她是一把手。妯娌之间相处她也想当一把手,这就难了,难的是,她文盲一个,没学一技之长,
但是,她却学了姑妈在世时的技能“嘴长”

大憨的干嚎声,着实吓坏了屋里人。小强从大憨怀里跑到月华怀里,睁大两只圆溜溜黑葡萄似的眼睛,直直看着大憨,又扭头看看月华,疑惑不解,大人怎么了?

春红一脸不高兴,拽起月华就往门外推,顺手拉下卷闸门。大憨摸着眼泪,走到卫生间,拿毛巾擦把脸,脚步就往外走。被春红拦在门口,气呼呼:“不准你去,玲不是个东西,险些没把我冤枉死。”春红话没说完,大憨便侧身推上卷闸门,出了门。


(二)

八月中旬月亮,分外明亮,温柔如同水一般,恬静而又冷清。大憨脚步没往一排的王哏家门面走去,而是转弯去了另一排,王晗家。他敲着王晗家的大门。

风琴在门缝里问:“谁”大憨应:“我”。风琴拉开门,脸上流露出淡淡的不悦。王晗站在屋中间,朝大憨努嘴,示意他坐。大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王晗一支,自个点燃一支,吸了一口,说:“玲在日是不得人缘,她人已死了,一生就终结,我们还和她计较什么呢?况且你们还是一根老瓜藤子蔓延的枝叶,心里再不痛快,也得想想你儿子发义,他却在庄子里大小也算个老板,经常看见发根在发义建筑工地上扎钢筋,发根的精神状态明显的好转,见人也笑笑的了。"

“那是,发根这孩子忠厚,不爱说话,整天呆在家里不是个事,是我让发义扶持他一把,让他做些指定活。”王晗说着,拿起茶几上的中华烟,递支给大憨,自个儿也点了一支。

突然,对面沙发坐着的风琴哭了,开始低声哼哧
哼哧,后来就是嚎嚎大哭。这哭腔里有种苦衷,悲愤,一阵紧似一阵,好像激流出闸,一泻不可收。
大憨和王晗靠在沙发上,茫然
,大口吸着烟,也不起身劝慰风琴,任由她嚎哭。风琴哭足有半个小时,嗓子哑了,身子累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去了卫生间。
大憨轻声地问:”桂花这孩子走了多少年了。”
“已有十五年了,不淹死,算起来有二十九岁,该是成家养儿育女的时候了。”王晗嘀咕。

屋里又开始沉静下了。大憨伸手拿起茶几上的中华烟,自个儿点了一支,说道:“岁月不饶人啊,一眨眼都到了七十多岁了,记得我俩同岁属牛,发哏比我俩大二岁,是七十五吧?他坐轮椅快二年了,能吃却不能动,日常生活中,也就是伺候他。玲这一走,要不了多些日子,他肯定会追随玲而去。

王晗起身给大憨茶杯加点水,叹口气又坐下来,说:“我们三人大小一起长大,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一起经历过,五八年大跃进,修水库、修沟渠、修梯田、修马路,赶上吃大食堂;大集体、分田到户,又赶上土地开发,瓦房换楼房,孩子孝顺,执意让住门面房,老了,老了,才活明白了,人生无常,人心善变,是非怨结,看淡了。”

大憨和王晗一前一后,远远地见王哏门面前搭起简易棚,中间吊着一盏灯泡,发出微黄的光,照在棚子里,外面月色很好,冷静明亮。

大憨进门,见地上放着一张竹床,翠玲骨瘦如柴的躺在那里,他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心里不由自主地难过起来。隔墙门口,轮椅坐着王哏,见王晗进门迎面过来,他使劲地“啊啊啊”叫嚷,接着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直往下滚。王晗扑在他哥的膝盖上,跟着大声疼哭。王哏嘴里发出“啊啊”叫声,似乎是在叫唤着桂花的名字,他这撕心裂肺地叫,好似积压几十年来的心结终于释放了。

大憨坐一旁,没劝阻哥俩的痛哭,自从桂花淹死后,十几年来碰面于同陌路人。他独个儿抽着烟,微微眯着眼睛,
烟雾缭绕在身边,竟然脑海中呈现出陈年谷子烂芝麻的事儿来了。

(三)
六月天的暴雨,就像小孩子的脸,说来就来。田畈涝水的王晗,被雨淋成个落汤鸡,当晚就发烧,天大亮烧才退,一退烧,人就轻松好睡觉。风琴做好早饭,见王晗睡得熟,没喊,自家吃了后,虚掩着大门,去了村部医疗所,买盒感冒药和退烧药,担心王晗感冒复发。

春红着装一身新,手拿着挎包,站在风琴门喊叫风琴,半天没见风琴应答,她推门进去,往厨房里,看了下,又到后院,喊了二声,还是没人应。就听见房间里王晗叫风琴。

王晗见春红头朝房间看,说道:“
感冒了,嗓子眼发干,你去让风琴给倒碗水来。”

春红说:“家里没人,可能是洗衣服去了,我去喊她。”

春红走过翠玲门前,穿过小竹园,竹园梢下面石板条没人洗衣,她又转身回风琴家,直接进厨房,拿起锅台上的水瓶,水瓶空空的。春红心想着,干脆给烧瓶水,水烧开了,她倒了一碗水,送到王晗床边。王晗蹭着屁股,手扶着床沿,想坐起来。

突然,春红手里的碗,“啪嗒”一声响,碗落地碎了,紧接着锄头把劈下来。春红本能的抬起手臂,就听见“啊”地一声,春红摊坐在地上。王晗蒙了,见大憨再次举起锄头把往下打,他腾地爬起来,伸手抓住锄头把,厉声呵斥;‘你这是干什么啊?”

“问我干什么?你俩干的好事,还来问我。”大憨怒目圆睁,似有一股烈火往外冒,燃烧得黑
膛发颤


王晗拽下大憨手里的锄头,扔到一边,见春红瘫在地上,一只手托着另只手臂,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滚,龇牙咧嘴,一副痛苦的样子,看来大憨的一锄头把子打的不轻,他弯腰正要伸手搀扶起春红,就听见风琴喊他,你们在干嘛,王晗直起腰,扭头朝门口看。


这个时候,风琴进了房间,她一脸惊讶。春红见风琴回来了,无声的眼泪哗哗流淌。风琴快步把春红搀扶到床沿坐下。王晗说:“这都是大憨干的好事,你不在家,春红烧瓶开水,倒碗水送来,开水还没喝到我嘴里,大憨拿起锄头把就打春红。”

风琴一听,马上脸色
拉长,冲着大憨骂道:“昨晚王晗感冒了,我出去给他买盒感冒药,春红是来找我的,大前天就约好了和月华一道上街,打算买夏天衣服,你无缘无故撵到我家来打春红,给我说个所以然,不然的话,我骂你家祖孙八代。”


月华在门外就听见风琴骂声,她走进房间,见地上打碎的碗,抬头看王晗衣着不整齐,再看大憨沉着脸,她心里明白了,直走到春红身边坐下,托起春红手臂,低头轻轻地把袖筒往上移,“哎呦呦,手臂肿了,”春红龇牙说“手臂动不了,一动,就刺心的疼。”月华腾地站了起来,手指着大憨问:“你老实说,是不是,翠玲跑去对你说,春红在和王晗,搂搂抱抱,亲亲热热。是不是啊!”

大憨被月华责问得满脸羞红,低头看自个儿脚背。

月华又坐在床沿边,转过脸对风琴说”前天,我和
翠玲大吵了一架,她无中生有,捏造事实侮辱我。自从孩子爸出车祸走后,田畈里的重活,大哥是帮做了些,而大嫂就不高兴,鸡蛋挑骨头,找大哥吵闹。后来,我很少让大哥帮做事了。前天把孩子买了一张床,安装工走后,感觉床脚还点松动,见大哥在塘边搬筝,喊他过来把床脚的螺丝加固下。翠玲气呼呼跑来,不问青红皂白,指骂我和大哥,搂搂抱抱,亲亲热热,气得大哥朝她干瞪眼。“月华说着,声音哽咽起来,泪盈满眶。


嗨!翠玲和他姑妈一个德行,望风捉影,害人不浅。春红说着狠狠地瞪了大憨一眼。
大憨抬腿就往外走。
王晗大嚷:“你打了春红,想跑。"
大憨头不回的说:“我去找车子,送春红上医院。”

(四)
大憨带着春红从医院复查回来,在水瓶里倒杯水递给春红,自个也倒了一杯,喝了几口放下,看墙壁上的挂钟,快十二点了,得赶紧烧中饭。
自那天他听了翠玲的挑唆,一锄头把下去,春红手臂骨头打碎后,心里一直愧疚在,这是第四次复查,医生说个把礼拜,就能拿掉手臂上的夹板。
大憨心里特别高兴,拿掉夹板,他可以不烧饭,不服侍春红了,坐享其成,拿筷子吃炒黄豆喝酒。吃炒黄豆,让他突然想起地里的黄豆该收割了。
中饭后,大憨安顿好春红休息,他拿把镰刀,扛起扁担和绳子,往外走,路过大塘埂,见桂花在塘边起筝,起上来的筝网放在塘埂上,小鲫鱼、泥鳅、小仓鱼、小虾子,在地上蹦跳蹦跳地,桂花两手忙不迭捉着。

大憨走过去说:“桂花又在搬筝啊,大塘水深,小心别掉下去!”
“哎!晓得哦!大叔”桂花答得清脆。
大憨便走边想,王晗真嘴刁,礼拜天不让孩子在家里写字,让她去水边搬筝,大塘水深如锅底,假设孩子掉下去,总得了。
“大憨哥,春红的手臂好了没有。”
“快了,医生说,个把礼拜就能拿夹板了。”大憨回应着风琴。
风琴迎面走过来,又说:“春红手伤当晚,王晗就对他大哥说了,翠玲嘴长,你得管管她。我想翠玲性格泼辣,大哥是管不了的,前天,看见大哥把你家的五分子,那块地黄豆割放在地里,估摸着他心里面有对不住你,翠玲是你姑表妹,你也可以说说她,她那妒忌心不改,以后吃亏的还是她。”
大憨重重地点点头:“你说的及是,等忙完这阵子,再说。”
“那好,你忙,我去看看二婶,听月华说二婶病了。”
大憨便捆着黄豆荄子心边里想,二婶中年守寡,无儿无女,却把三个侄子家的孩子,各个都带到背书包才松手,年纪大了,到底也还得到心里的慰藉。半月前,她在菜地浇菜,摔了一跤,摔断腿脖,那能动呢,吃喝洗,多亏了这三个侄媳轮流服侍。想想人啊,有能力的时候伸手帮一把,到头来总会有人记得念叨。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1 桐币 +27 收起 理由
浮生一梦 + 1 + 10 很给力!赞一个!
南风醉 + 8
琴声悠扬 + 2 辛苦了,支持。
一苇过江 + 6 很给力!赞一个!
王曙光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江面梭影  在2018-5-17 23:06  送朵鲜花  并说:欣赏佳作,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193

主题

1470

帖子

2139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139

我是老兵

鲜花(67) 鸡蛋(0)
发表于 2018-5-15 21: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人生有情也有怨,归西总是扯扯平。人生自古多不易,何苦还与亡人争!

鲜花鸡蛋

芜语  在2018-5-15 21:2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21: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16 11:59 编辑
王曙光 发表于 2018-5-15 21:24
欣赏精彩!人生有情也有怨,归西总是扯扯平。人生自古多不易,何苦还与亡人争!

感谢您的评语!明天继续……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8: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5 11:58 编辑

(五)
大憨一担黄豆荄子刚挑到门口,就听见大塘边吵吵嚷嚷,还有哭叫,哭得刺心裂肺似的。他放下担子,心里琢磨着,出了什么事?他脑袋里突然想起,桂花在塘边搬筝,心一揪,拔腿就往塘边跑。

看到风琴滚在地上,手脚乱打乱抓,嘴里撕心裂肺叫喊着桂花。有俩人一边一个搀扶王晗,王晗哭喊声像打雷似的,让人听着心颤,心痛。

水边围了不少人,月华坐在水边哭,有人唉声叹气地擦眼泪,有的嘀咕着这叫风琴日子怎么过哦,有几个人拿竹篙在水底搅和,还有几人用绳子绑腰,塘埂上多人拉着。

大憨没有下水救人,他知道塘深,前年大清理塘泥,挖土机深挖,像鸟窝型,他蹲在水边,一支接一支,猛地抽烟,他眼光在碧幽幽水面上穿梭,斜阳脉脉,波光悠悠,荡漾妩媚迷人的光霞,仿佛浮现出桂花桃红的脸,似是朝他微笑着。

月华走了过来:“大憨哥,桂花掉进水里,刚才听翠玲说王哏下水救了,他俩在场,您去问下,桂花是怎么掉进水里的。”

大憨一听,腾地站起来,抬腿就往王哏家跑。

大憨进屋就问:“王哏人呢?”
“在”王哏从里屋走了出来,脸色煞白,像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王哏耷拉头颈,坐在大憨身边,说:我平时我都在工地上吃中饭,工头说红砖缺了,停工一天,回来吃中饭后,没见翠玲送饭给二婶吃,我就盛碗饭送去,见二婶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像要断气的样子,我喊到白天,二婶微睁开眼,声音小的像蚊子,说她要喝。
我跑到隔壁月华家倒碗水,顺便问月华二婶是不是病了,月华说她送三天饭,二婶顿顿吃得很少,打不起精神,也可能是腿博摔断了疼痛吧!月华跟着来,她喂二婶半碗水,又喂了半碗饭。我问二嫂要不上医院看看。二婶摇头说:“腿博虽有点疼,身子没有病。”二婶说着,唉了一声;“前天翠玲送饭来,也是我多嘴,说了她几句,可能惹她心里不痛快。我的意思是不想她走她母亲的老路,那是一条死胡同。王哏帮月华做点事理所当然。他是看在兄弟情,小弟走了,弟媳没改嫁,守在家里抚养二个孩子,不容易啊!!你作为大嫂不伸手帮她关心她,还来糟践她的人格。你母亲在世时,亲属疏远她,旁人不记得,你应该记得,你小姑是怎么死的,是你母亲扯拉她和大建在草垛里搂搂抱抱,又拉扯她和二憨在麦地里亲亲热热,你姑父相信了**话,拿皮带狠劲地抽打了你小姑,还要和你小姑离婚,你小姑一气之下,喝了一瓶敌敌畏,了结了自家的清白。翠玲不该我提起她母亲过去的事,气呼呼走了,昨天和今个没见人来。

我知道翠玲的个性,不知好歹,不懂事理,如果我不送饭给二婶,二婶这二天就得挨饿。回家我越想越生起,她在塘边洗衣服,就拿着竹耙棍想揍她一顿。

翠玲在后院掏完猪食掏,从厨房里拎个水瓶出来,听见王哏说揍她一顿,大声道:你敢,你跑进水里,不是我把你拉起来,你早淹就死了。接着她转脸对大憨说,大憨哥,当时,我在水跳上洗衣服,他跑来大嚷,骂我不是人,吓得我一跳,就听傍边起筝的桂花一声尖叫,接着挣网连人趴在水里,瞬间,她身子往水里沉,跟着王哏扑进水里,开始看到他的腰身,人越往前扑,身子越往下沉,但我看到他的两只手在水面上乱抓,慌忙拿起竹耙棍子伸了过去,把他拽到塘边。
王哏听着来了气,从凳子上往起一蹦,”谁让你拉我上来,让我淹死好省心!”说着迈脚往外走去。

(六)

一轮弯月悬挂在竹梢之上,洁白却又充满了神秘感。大憨坐在王哏门前竹园旁的石磙上,递支烟给树墩上的王哏,王哏摇摇头,大憨自个点燃。他下午已经抽了两包了,嘴唇麻木,眼窝干涩,头脑里嗡嗡响,似竹园里的虫子闹嚷嚷。王哏抱着膝盖低着头,一会儿唉声叹一会儿静默发呆。
擦擦脚步声,王哏猛抬头,春红走了过来,说道:“你两晚饭没吃吧?我下了面条在锅里,一人吃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心、发愁也得面对事实,明早去李癞痢那里借张拉渔网,把桂花拉上来入土为安。”大憨起身伸手拽起王哏,转身路过通向塘边小径。

突然间,塘边传来发根撕心裂肺的惨叫,吓得三人心发颤,大憨快步跑去,见发根两手抱着脑袋,往回跑,大憨迎面过去,他张大嘴干嚎,甩手往大憨头上脸上猛打。大憨一把抱住发根,发根像发疯似的,两脚在地上又蹦又跳,大嚎
大叫。庄子人听到声音,陆陆续续地跑来。

发根被大憨抱着,他两只手像打连枷一样,捶打在大憨的后背心,大憨实在招架不住,就松开手。发根像挣脱的牯牛,见人就打就踢。翠玲跑来见儿子脸色煞白,眼珠突出,像是被什么
东西惊吓着似的,她便哭叫着说:“我叫他不到塘边去,非要去,还说我骗他,桂花妹子没有淹死,她在水里学游泳,去把她回来。”

大家伙一听,都往塘边跑去,借着月光照在水面上,洗衣服的石板条边沿,浮现桂花的身子在动荡,她好像在
泳。

发根叫累了,蹦累了、昏睡在地。庄子人抬着哥妹俩回家,一个睡在床上,一个睡在门板上。庄子人很义气也很和谐,不图报酬的把大憨分配的事做好,而且话不多言,事不乱讲。风琴和王晗最终接受事实,但是,王哏和翠玲也接受了事实。

发根由于受到惊吓,连他的父母都不认识了,
见人乱喊乱打。有一次,发根突发拿起菜刀砍自己脖颈,刀刀下去条条痕迹,身上地下,血迹斑斑,吓坏了翠玲和王哏。

(七)


刘庄的李仙姑,已有半年没见人去找四乡八里传闻,说她老了,算命、画符、驱鬼不灵。她倒也了结与鬼神打交道的纠缠,这个年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吃嘴皮饭不好吃哦

那日,突然有人找上门来了。来的是二个中年妇女,其中一个脸容姣好,身段丰满、装束时髦、淡雅得体。仙姑认得,梁庄的德福老婆扬春梅,她五年前来过,问流年婚姻,行运可带移花接木。

仙姑问了她的丈夫时辰八字和她的生辰八字,
眼睛微微闭着,中指掐着母指,指头上下捏算着,时间过去十来分钟,仙姑睁眼了,说道:“木克土,土克水,水火在交战啊!这样的婚姻,恰似大海泛舟,同舟难行白头。"后来,仙姑听说她和德福离婚了,离婚分家产上百万。

还有一个仙姑也认得,王哏的老婆翠玲,见她面容憔悴,眼圈泛青,仙姑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仙姑正坐问:“你俩谁算命”
扬春梅忙说:”仙姑,我最相信您算命灵,说我婚姻肯定保不住,果然离婚了,翠玲让我来想请你去趟她家,她的孩子被水鬼惊吓,下趟阴间,驱散那个鬼魂。”

扬春梅和翠玲坐等半天,没见仙姑发话。翠玲忍耐不住了:伸头问“仙姑,您能把我孩子的病治好,说个数字,多少钱我都愿意的。“翠玲说着眼泪下来了。

仙姑一直保持正坐,低眉不语。估摸过了有半个时辰,仙姑摇摇头,长叹口气息道:”刚才去了趟你家,在屋后门前绕了一圈,阴气太重,我不敢去,要是在十年前肯定下去,拿个桃子条子,狠狠地抽打那些
没事聚集在门口扯拉的鬼魂。而今身体老弱,一下去,反而被他们拉着不放,怕没有阳气上来。”

仙姑的话,惊呆了翠玲,她坐着半天没有反应了,坐身边的扬春梅用胳膊碰了她一下,翠玲回过神来,急切问:“仙姑,您是大神,会有办法,会有办法的。”

仙姑起身倒了两杯水,递一杯给扬春梅,递杯给翠玲手里,你喝口水,就进了里屋。

不一会儿,仙姑出来手拿几道画符,递给翠玲手里,反复叮嘱:“一道
贴在大门口,一道符贴在进房门口,一道符贴在孩子床头上;当晚,下半夜鸡叫前,再到大门口,四个方向烧些金钱元宝,顺便带把黄金草一起烧掉。”
"黄金草,是什么啊?"翠玲眨巴眼问道。
干稻草,烧下去,阴间成了秧苗,你想想啊?它们拿了你的钱财,总好意思还赖在门口,回归也得有点事做,种田种地,一忙乎,哪有心思拉帮结伙缠人哦。”
“哦”翠玲半信半疑,回家按照仙姑话,一一照做了。

(八)
大清早,王哏推出摩托车,正要出门去工地,大憨带着李村长进门拦住了。村长说:“王大哥,庄子要开发,土地房屋全部征收,上面按人口给补偿款,我先来登记下你家的人口。”

翠玲听着,悄悄地拉着大憨往里屋去,拿凳子让大憨坐下,小声问:“表哥,听庄子里人说常住人口一个人分好几万呢,上个月杨春梅把发根介绍个女孩,如果他俩结婚了,这次动迁钱可能分到。”

大憨道:“发根这病?”

翠玲抢嘴说:“好了,早好了,李仙姑的法子真灵,这些年,逢年过节,七月半鬼节,我都要烧些金钱元宝和黄金草,鬼魂莫来纠缠了。”

大憨脸一沉:“不对吧!听王哏说,发根一直都在吃药?你又在鬼扯。表妹,不是表哥说你,月华搬走后,你的心眼没处使了,和李仙姑掺和在一起,她那伎俩是骗钱财。”

翠玲倒没有生气,她伸头看堂屋村长还在,扭脸又问表哥:“那女孩来了,可分到钱。”

大憨语气平和了,问:“女孩哪里的人,多大了?”

“老山里的,女孩二十三岁,十岁时娘得病死了,老子不务正业,常年不归家,目前跟婶娘过。她婶娘说了,一切从简,给一万三千块,抚养十三年的生活费,女孩就送过来。我见过女孩一面,个子不高,长得不漂亮,皮肤黑不溜秋,我家发根脑筋不好,只能同意哦。”翠玲说完,眼望着大憨。

大憨说:“等会我与村长说说,女孩要是自己愿意,发根和她把结婚证领了,不就是你家的儿媳了,人口分钱肯定有的,我就担心女孩可愿意呀!”

傍晚,大憨拿着五千块,放在翠玲大桌上,对翠玲:“发根这几年吃药,花去家里不少钱,我这钱你先拿着用,那女孩愿意跟发根过日子,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孩子成了家,王哏和你也省心,轻松过点好日子。”

大憨见翠玲拿着桌上的钱,话语又来了:“表妹啊,女孩嫁过来,你那霸道脾气要改改了。”

“知道哦,表哥,你就甭操心吧!”

(九)
大憨拉下卷闸门,顺手按下门边的开关,顷刻间屋内亮堂堂。大憨对着隔板内的春红说:“搬家,搬家,让我身子骨就像散了架一样的难受,这次搬进来住到死为止了。哎……晚上炒黄豆了吗?”喝点酒总管着。大憨发起唠躁。

月华端出一盘炒黄豆,一盘土豆丝放在桌上,转身又去端菜。大憨拿起酒瓶往玻璃杯倒酒,心里想着月华很少串门,这次来肯定有事和春红细说。

春红和月华端碗出来,围桌边坐下。

月华只顾低头吃饭,春红扒了一口饭,放下筷子,冲着大憨道:“你表妹,老了快要进黄土的人,那个泼辣的脾气还不改。发根的儿子小强都快上幼儿园了,还把儿媳妇捏在手心里,不给零用钱是小,就连媳妇串门与婶娘唠唠嗑也管着。她把一个好孩子困住在家里,就是木桶被捆紧了也得挤散。”

大憨抿着酒,嚼着黄豆,没有话语,他能说吗?表妹翠玲一百个不是,妯娌之间还能说吗?一说,月华更来气;不让春红提及翠玲的家务事,哪能行?庄子里人都住进了一个小区,晚不见,早上也得见面,习惯的拉拉家常,也很正常。

月华放下碗,望着大憨说:“大憨哥,我把事理说说,免得受气,发根老婆对我说过,她嫁过来,婆婆把钱看的紧,发根每个月发的工资都交给婆婆,只有一次,发根少给了五百,那五百交给我了,被婆婆逼问,发根又从我手里拿给了婆婆。傍晚,嫂子气冲冲地跑我家,说她媳妇一天没见人回家,追问,是不是我使的坏。我气得与嫂子争吵时大哥撵来,问又怎么了?嫂子转脸就把气撒在大哥身上,气得大哥脸脖发紫,当时就栽倒在地,身子不能动弹了。”

月华见大憨一直没说话:似乎受委屈了:“大憨哥,我能使坏吗?发根这孩子脑筋不好,偶尔还有发作的症状,他讨了老婆,养了儿子,我多为孩子高兴!”

春红递杯茶给月华手里,说道:“这回分房子,兄弟都不在一栋楼,耳不听眼不见,你多少也省些心。

风琴说她已有十几年不愿搭理翠玲。我家虽然和翠玲沾点亲,他们家的婆媳之间闹矛盾,王哏和我谈过,我是支招不如让你媳妇出外找班上,经济开发区工厂多,手力劳作的事儿,你媳妇肯定做照。王哏说翠玲不让,她当心媳妇一出门,看到比发根好的男人,心理作怪。”

(十)
突然,门外传来噼里啪啦地鞭炮响,惊醒了大憨的回忆。大憨揉揉眼,扭头看外面,天已经麻麻亮,再看对面地上躺着翠玲,哀叹一声,心里嘀咕起来,表妹,我坐守着你一晚,絮叨了你一晚,就像数萝卜下坑,拖泥带水似的,你在日所作所为不得人缘啊。你乐意不乐意,事实是事实,公道在人心。你走后,发根和小强自会有人来关爱和照护,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一生操心劳碌命,待会给你穿一身新衣服,轻轻松松地走吧……

六点半,殡仪馆的车子来了。

送行人不多,正餐一桌十个,还缺一个。门口人倒有三四桌,他们不是来吃饭,而是看着车子带翠玲走了。

小区里三五一群,俩人一伙,却在窃窃私语着,家里三个男的谁来照顾哦,有人用嘴一撅,站在绿化带旁边的妇女,那不是小强的妈妈吗。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262

主题

7683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301

我是老兵版主

QQ
鲜花(103) 鸡蛋(0)
发表于 2018-5-16 22: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非常的精彩,有民俗文化的特色,写得都很好,只是人物关系有点不清楚,或许是我酒多了,没有看明白。但是我还是要为那些生动的描述喝彩!
喜欢看白云,喜欢看花开,喜欢在工作之余产,写点小文字,和自己的心灵对话,和大自然沟通,追求澹泊的人生意趣。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08: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风醉 发表于 2018-5-16 22:32
语言非常的精彩,有民俗文化的特色,写得都很好,只是人物关系有点不清楚,或许是我酒多了,没有看明白。但 ...

@南风醉 感谢南版加精鼓励!人物关系是有点混乱,总的是一根老瓜藤分叉延续下来的……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21: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18 20:16 编辑
南风醉 发表于 2018-5-16 22:32
语言非常的精彩,有民俗文化的特色,写得都很好,只是人物关系有点不清楚,或许是我酒多了,没有看明白。但 ...

(四)



鲜花鸡蛋

江面梭影  在2018-5-17 23:07  送朵鲜花  并说:辛苦了,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20: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19 20:31 编辑
淡苒 发表于 2018-5-17 08:22
@南风醉 感谢南版加精鼓励!人物关系是有点混乱,总的是一根老瓜藤分叉延续下来的……

(四)
大憨带着春红从医院复查回来,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10

主题

5197

帖子

9820

积分

桐网贡士

Rank: 6Rank: 6

积分
9820
鲜花(61) 鸡蛋(5)
发表于 2018-5-18 20: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给赵本山写剧本啦,《新乡村爱情》第五部,作者淡苒。
痛而不言是智慧,笑而不语是豁达。 激情蓬勃逐人生,心若止水看世界。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9: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19 19:15 编辑
淡苒 发表于 2018-5-18 20:15
(四)
大憨带着春红从医院复查回来,在水瓶里倒杯水递给春红,自个也倒了一杯,喝了几口放下,看墙壁上 ...

(五)
大憨一担黄豆荄子刚挑到门口,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9: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1 20:12 编辑
淡苒 发表于 2018-5-18 20:15
(四)
大憨带着春红从医院复查回来,在水瓶里倒杯水递给春红,自个也倒了一杯,喝了几口放下,看墙壁上 ...
淡苒 发表于 2018-5-18 20:15
(四)
大憨带着春红从医院复查回来,在水瓶里倒杯水递给春红,自个也倒了一杯,喝了几口放下,看墙壁上 ...

(五)
大憨一担黄豆荄子刚挑到门口,就听见大塘边吵吵嚷嚷,还有哭叫,哭得刺心裂肺似的。他放下担子,心里琢磨着,出了什么事?他脑袋里

鲜花鸡蛋

芜语  在2018-5-19 20:06  送朵鲜花  并说:时代变了,学学杜月笙,跟国民党合作杀共产党人,在建国特别讲政治的年代下,少有的共产党想拉拢的人,可见是多么厉害的人物。
芜语  在2018-5-19 20:02  送朵鲜花  并说:许文强的个性成不了杜月笙,他就像烟花,只会灿烂,不知道最终魂归何处。
芜语  在2018-5-19 19:58  送朵鲜花  并说:最后丁力奸笑着丢下了牙签,拉着冯程程要同房,最后冯程程僵尸一样顺从着,富贵的生活她活着就像个死人一样。上海滩最终是丁力的,可是他永远替代不了许文强成为电影中的主角。
芜语  在2018-5-19 19:54  送朵鲜花  并说:华哥跟淡然姐会是支持我的朋友,我确信!
芜语  在2018-5-19 19:51  送朵鲜花  并说:最后,许文强的小弟抢了他老婆,成了冯敬尧的接班人,许文强死在外国人的枪底下。所以,到底谁才是英雄的朋友,不要凭感觉。
芜语  在2018-5-19 19:47  送朵鲜花  并说:“强哥,有人揭了你的老底”许文强点了一根香烟,思考了两秒钟,说:“让他们去吧。”“可是强哥,我怕有人对你不利。”许文强又思考了两秒钟,说“按我说的做。”
芜语  在2018-5-19 19:43  送朵鲜花  并说:大憨是我妹小名,小时爱睡觉取名大憨,身材一流,也算美女。情商130,数学135,天赋二流。他哥呢?能力有点强,性情中人收不住脾气,他的最终学习对象应该是杜月笙,因为她哥人意就像杜月笙。
芜语  在2018-5-19 19:39  送朵鲜花  并说:精彩!非常精彩!人物有反串味道。发根只是人们意识中脑残,其实他特别有心眼跟能力,像上海滩的杜月笙,看似病猫,其实能力手腕一流。也是我们这最早致富一代。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9: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3 10:52 编辑
无觅孙仲谋 发表于 2018-5-18 20:47
楼主给赵本山写剧本啦,《新乡村爱情》第五部,作者淡苒。

@无觅孙仲谋 老班长好!再看看哦,我这篇零零碎碎的,妯娌之间,扯扯拉拉出来的怨结,但是,拉拉扯扯的结,也得把她们解开呀!


鲜花鸡蛋

芜语  在2018-5-19 20:31  送朵鲜花  并说:我不想一辈子纠缠不清,希望所有的人知道我人意。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报答死去父亲,无论结婚还是自己奋斗富足孓然一身,我只想做我爸爸一个人英雄。我能力像我母亲,可是性格一点也不喜欢她。
芜语  在2018-5-19 20:24  送朵鲜花  并说:环境造就了一个人,在你年幼时你无法说服别人。在你年长时他们无法认清你。越文明的社会越要和谐一旦报复市井内心只会纠缠不清,一旦秒杀永无血缘亲人。无论如何他是我父亲的兄弟,我看在父亲面子上既往不咎。
芜语  在2018-5-19 20:15  送朵鲜花  并说:见到老谋子就想砸鸡蛋,嘻嘻嘻。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08: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1 20:14 编辑
淡苒 发表于 2018-5-19 19:09
@无觅孙仲谋 老班长好!再看看哦,我这篇零零碎碎的,妯娌之间,扯扯拉拉出来的怨结,但是,拉 ...

一轮弯月悬挂在竹梢之上,洁白却又充满了神秘感。大憨坐在王哏门前竹园旁的石磙上,递支烟给树墩上的王哏,王哏摇摇头,大憨自个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1: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1 20:16 编辑

(七)
刘庄的李仙姑,已有半年没见人去找她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32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4673
鲜花(7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3: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淡苒 于 2018-5-23 10:56 编辑
淡苒 发表于 2018-5-21 08:30
一轮弯月悬挂在竹梢之上,洁白却又充满了神秘感。大憨坐在王哏门前竹园旁的石磙上,递支烟给坐树墩上的王 ...

(八)

大清早,王哏推出摩托车,正要出门去工地,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